主要页面
微信公众号
中国乡建院 | 李兵弟:城市化不能忘记农村
17607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7607,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side_area_uncovered_from_content,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李兵弟:城市化不能忘记农村

在11月22日举行的第三届中国城市化国际峰会上,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村镇建设司司长李兵弟说: “中国在推进城市化的进程中,不要忘记农村,中国不会没有农村,中国不能没有农民!”因为城市化进程中农村建设不好,共同富裕就很难实现;没有农村和农民作为支撑,中国城市化就会出现难以为继的局面。
中国城市化的持续发展离不开农村
李兵弟司长在讲话中表示,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很多城市的建设用地日趋紧张。他说:“中国城乡建设用地的基本情况,到2008年末,我国城乡建设用地大概有22万多平方公里,其中655个城市大概占有3.6万平方公里,1635个县城占有1.5万平方公里,1.7万个建制镇占有3.0万平方公里,1.5万乡集镇占有0.8万平方公里,其余为村庄建设用地等。如果我们以现在约定俗成的方法做城乡划分,我国城市建设用地大概是5.0万平方公里,我们的乡村建设用地大概17万平方公里。如果按我们的户籍人口划分,城市的人均建设用地大概在100平方米,农村的人均建设用地现在已经到180平方米,按照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08的城镇化水平为45.68%,大概城镇人均建设用地是80多平方米。”而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人均建设用地100平方米的标准很快就会被突破。与此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农村的土地,尤其是宅基地会出现越来越大的空闲面积。所以,要想解决城市化展的建设用地问题,必须把目光转向农村,依托广大的农村。
必须集约和节约使用有限的建设用地
李兵弟说,国家提出统筹城乡建设用地是一个非常好的政策,能有效促进土地利用效率的提升。同时,他也强调,要做到统筹城乡建设用地,首先应做到建设用地必须集约和节约使用。“中国这个人口大国要解决13亿到14亿人口的吃饭问题,只能依靠我们自己,为此必须保住18亿亩的耕地,我们现在的耕种水平,耕地使用率是25亿亩以上,因为有复种指数,我们进口了2/3以上的大豆和植物油,如果换算成耕地的话还需要几亿亩耕地。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国家的耕地资源非常紧张,必须要高度重视这个问题。”
如何才能集约和节约使用建设用地呢?在李兵弟司长看来,必须转变生产发展方式,转变城市建设的发展方式,转变农村发展的方式,才有可能集约和节约建设用地。他说:“这些年城市化的快速发展,我们失去了1亿多亩的耕地,相当于失去了整个河南省的耕地,这些土地支持了我们城镇化和工业化的发展。”现在,国家已经提出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走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新型工业化道路,走低碳经济发展的道路,这已经成为我们社会发展的共识。“在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上通过的深化农村改革的决定中,明确提出要实施两个最严格的制度:一个是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另一个是最严格的节约用地制度,这是非常正确的。各个城市用地应该按照城市的规划,在保证城市发展基本条件,建设宜居环境的目标下,统筹安排城市的各类发展建设用地,生态环境用地和安全保障用地。不能一味强调建设用地,还应该有生态环境用地、安全保障用地,走集中紧凑的发展道路。”
中国城市化发展出路只能立足于现有城乡建设用地
“在城市化进程中,我们的确应该努力挖掘现在乡村的建设用地,中国的城市化发展出路只能立足于现有的城乡建设用地。乡村建设用地应该按照城乡规划实施,切实保证宅基地,农村集体经济建设用地的基础上,农村公共服务设施用地的基础上,通过有效的村庄整治,节约用地,统筹用于城乡的发展。”
他说,在统筹城乡建设用地的时候,一定要坚持科学实施城乡规划。目前,我国还有266万个自然村,而在上世纪80—90年代的时候,中国有360万个自然村,可见,这些年国家已经调整了不少的自然村。随着农业生产条件和生产能力的变化,我们必须要进一步调整农村的居民点,更大范围地统筹城乡建设用地,保护农民的利益,确保村庄整治节约出来的土地利益,绝大部分用于农民,防止单纯为解决城市发展的用地盲目地撤并农村,撤并村庄。李兵弟司长还强调,在农村居民点调整中,必须保证农村人居环境得到持续改善。
最后,李兵弟司长表示,我国的建设用地投向引导了国家的经济布局,产业布局。“近些年的土地投向实际上导致了我国经济布局重点在沿海展开,在大中城市展开。现在,我们应该把农村节约出来的土地,更多引导用向小城镇。如果继续把节约出来的土地投向大城市,必然导致大城市会进一步外延式发展,这将带来城乡矛盾和大城市病的继续存在,而且会越来越严重!”
2009.11  本文转载自城市化网
暂无评价

发布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