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页面
微信公众号
中国乡建院 | 让乡村生活更美好
17146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7146,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side_area_uncovered_from_content,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让乡村生活更美好

中国乡建院由跨领域的专家团队引领,为新乡村建设提供系统性、整体性解决方案。依托五大服务板块,系统化整合不同专业、行业,搭建深度合作平台。并通过组织创新、金融创新、土地创新实践,探索从基层出发的三农改革之路。以“建设未来村,共创新生活”的改革创新理念,引领面向未来的乡村生产、生活、生态协同发展。
发展
2009年
启动郝堂实验,以内置金融合作社为切入点,开展系统性乡村建设实验。
2011年
中国乡建院成立。
2012年
中国乡建院与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淅川县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结合自然生态保护和楚文化及水库移民文化,为8 个乡镇、13个社区进行乡村建设规划设计。
2013年
由中国乡建院团队深度参与建设的河南郝堂村入选住建部首批12个“美丽宜居村庄示范”名单。
2015年

  • 河南省信阳市郝堂村建设项目荣获住建部2015年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
  • 中国乡建院在珠海斗门区推进“台湾综合农协模式珠海化”的改革发展实验,联合合作伙伴创立首家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
  • 贵州省桐梓县与中国乡建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中国乡建院作为桐梓县农村综合改革发展的顶层设计和实施指导的战略合作伙伴,与桐梓县政府共同探索中国梦时代桐梓、遵义乃至贵州三农改革发展模式,共创“改革乡建”。
  • 参与河北保定阜平县精准扶贫美丽乡村建设中的8个乡村建设。在精准扶贫的整体思路下,围绕阜平县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的总体要求,利用阜平确立为“国家旅游扶贫试验区”的契机,将龙泉关镇打造为阜平旅游扶贫试验区的引领和标杆。
  •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非洲司副司长德斯特·默本瑞特(Desta Mebratu)先生考察小朱湾。他为这座村庄的朝气感染,称赞这个项目“代表了一种未来全球村庄的好模式”。

2016年

  • 3月起,每月26日举办郝堂乡村复兴讲坛,秉承“与县乡村干部对话,建可持续发展农村”的宗旨,通过“从小乡村、看大中国”当代乡村建设典型案例分析,搭建三农研究学者、农村改革一线基层干部和有乡村情怀企业家交流合作的平台。1000多人先后聚集郝堂村,探讨开启中国农村发展的道路和方法。
  • 央视《经济半小时》节目以“内置金融,创新正当时“为题,报道乡建院贵州桐梓项目。
  • 截至2016年底,乡建院已为14个省市自治区的近百个村镇提供乡村建设服务。

2017年
2月央视《新闻联播》头条新闻播出《郝堂村:建造宜居的村庄》,新闻直播间报道郝堂村《有了新金融才有新农村》。乡建院以农民为主体、尊重乡土的系统性乡建模式正在越来越多受到社会和政府认可。
理念
系统乡建
乡村是一个复杂的巨系统,乡村建设需要系统性解决方案——“硬件”建设与“软件”建设并行。乡建院提出并践行大规划、大设计、大营造的理念,为乡村建设提供系统性、整体性解决方案,通过提供规划设计、内置金融与社区发展、环境治理、乡村运营和乡建培训等综合服务,以内部改革(软件建设)激发村庄内生动力,力求乡村建设自主、高效、可持续发展,形成有普遍制度意义和推广价值的乡村建设经验。

  • 生计系统

  • 人文系统

  • 生态系统

  • 治理系统

  • 基础性支撑系统(包括金融)

以“经营乡村”的理念建设乡村
乡建院认为乡村建设是以有效增量(制度、技术、资金等)投入,激活巨大存量(资产、资源、资金、人力、组织等)的过程,主张以“经营乡村”的理念贯穿乡建的规划、设计、营造等全部过程,建设有活力、有效率、共富裕的幸福新乡村。
发挥村民主体性与协作者精神
任何历史时期的乡村建设主体都是村民及其共同体。乡建院认为村民是村庄的主体,乡村建设的首要任务是村民主体性建设,其重点是村社共同体建设。政府、企业及乡建院等都只是村民及村民共同体主体性建设及自主建设新乡村的协作者。乡建院在协作的过程中尤为注重培养本地化的协作者——留下不走的乡建院。
适应城市化和逆城市化并存的趋势
适应逆城市化趋势,把30%的村庄建设成新乡村(中心村、镇)。这样的乡村,村民主体性强,治理开明、民风和睦、历史丰厚、文化富足、个性鲜明。经济上,以服务业为主导,能够提供有特色的产品和服务、享有现代化基础设施和基本公共服务,为村民带来共同富裕的高品质生活。适应城市化趋势,把60%的村庄建设成现代化的新农区或新农场。30%的新乡村和60%的新农区有机联系,协调发展。
以改革促进开放的新乡村建设
开放的新乡村,既是村民及村民共同体创造价值的平台,也是外部主体创造价值的平台。实现村庄的内外部要素在这个平台上顺畅流动、自由交易和优化配置,就要以改革促进新乡村建设,而不仅仅依靠政府资金投入。开放的新乡村,是实现可经营的新乡村的前提条件之一。
建设“三生共赢”的新乡村
生产、生活、生态“三生共赢”是未来乡村的发方向,只有“三生共赢”的新乡村才有可持续经营的价值。通过规划、设计、营造、体制机制改善及人才建设等诸多方面,全面计划和实践,并通过长期营造实现“三生共赢”。

  • 生产发展

  • 生活富裕

  • 生态改善

以改革促进开放的新乡村建设
开放的新乡村,既是村民及村民共同体创造价值的平台,也是外部主体创造价值的平台。实现村庄的内外部要素在这个平台上顺畅流动、自由交易和优化配置,就要以改革促进新乡村建设,而不仅仅依靠政府资金投入。开放的新乡村,是实现可经营的新乡村的前提条件之一。
展望
近100 年来,我国经历了五次大的乡村建设“运动”,现在第六次乡村建设“运动”已经展开,不仅有历史经验教训可以借鉴,还有日本、韩国和我国台湾的乡村建设经验教训可以吸取,再加上我国现阶段对乡村建设投入的财政资源远超中国历史上历次乡村建设,我们具有超过日韩台的“后发优势”。
欢迎您与中国乡建院同行,秉持科学理念和方法,建设史上最好的新乡村,造福千秋万代。
暂无评价

发布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