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页面
微信公众号
中国乡建院 | 跟随《经济半小时》了解村社内置金融在贵州的扶贫创新
17210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7210,single-format-video,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side_area_uncovered_from_content,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跟随《经济半小时》了解村社内置金融在贵州的扶贫创新

继中国乡建院郝堂项目被央视《新闻联播》报道后,近日央视《经济半小时》节目亲赴乡建院贵州桐梓项目,采访报道李昌平团队的村社内置金融与规划设计服务乡村建设的创新模式。
在贵州一些农村,有一种村民自己组织的金融合作社。与其他合作社不一样的是,它可以给村里人低息贷款,可以帮忙联系工作,甚至还给村里的老人发红包等等。中国乡建院院长、三农问题专家李昌平先生给其定义为“内置金融”合作社,它非常贴近农民生产生活的实际,能够以金融互助合作的方式重新组织起已经涣散的村民,为农村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2015年5月7日中国乡建院在贵州省桐梓县大山深处中关村的项目如火如荼开动了,央视《经济半小时》视频中提及的徐儒辉夫妇家正是乡建院设计团队负责的一户人家。面对现在即将开业的乡村旅馆,徐儒辉夫妇充满期待。而从前请专业设计团队驻村工作、面对面讨论、村民参与式设计是徐儒辉夫妇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因为“钱”是个大问题。
可自从跟村里成立不久的合作社签订了协议,徐儒辉再也不用担心了。徐儒辉跟合作社签订的是入股合营的协议。也就是他家的房屋在开发改造后,与旅游公司合作经营,营业额按比例分成。徐儒辉家是农家旅馆带有住宿和餐饮功能,每年能拿到营业额的75%,另外20%交给旅投公司,5%留在合作社作为收益。现在房屋改造马上就要完成了,徐儒辉夫妇正忙着抓紧收拾房间,为第一批客人的到来做准备。

乡建院员工拍摄《经济半小时》栏目在贵州中关村的现场采访照片

贵州省桐梓县中关村村民徐儒辉:如果没有合作社,那我们的房子十年都装修不起,等于这十年一点收入都没有,而装修完了我这有人住了,收入就来得快。
而农民口中提及的的合作社,正是李昌平先生定义的“内置金融”合作社。“内置金融”是指在土地农民集体所有和农户承包经营制度下,配套建立村社合作金融。是农民主导的农村金融,利息收入归农民。长期关注三农问题的李昌平先生,总结出中国农村的三大问题“农民高度分散,资源大量闲置,财产权无法有效实现”后认为,“内置金融”是解决这三个问题最有效的路径。
要解决这三大问题,就必须要实现三个“起来”。第一,把农民重新组织起来,就是你不把农民重新组织起来,农民不可能成为一个强势的市场主体,他就没有获得市场的权利。第二,你要让农村的各种资源,闲置的资源,那么一种很碎片化的资源,能不能够重新集约化集约起来,就把资源重新整合起来,集约化经营。 第三,就让农村的土地、房屋什么宅基地,各种产权能够交易起来。——李昌平
而内置金融的尝试也让许多当地政府看到了这一模式带来的希望。
我们把农民的资源变成了股权,把农民的资金变成了股金,把农民变成了股民,然后他们内生发展的动力,积极性激发出来了。我们引导市场,引导市场主体来和他们进行适当服务,市场的推动,然后从而让我们乡村旅游的发展日益健康蓬勃。——朱煜,贵州省桐梓县常务副县长

乡建院员工拍摄的《经济半小时》栏目在贵州中关村的现场采访照片

特别是有乡贤有村两委参与了,它的资金不拿出去,不会出现任何的大问题的。但如果形成联合社,就需要进行监管。——李昌平
而对于内置金融合作社发展壮大后可能存在的资金风险问题,李昌平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内置金融在日本、韩国以及台湾地区都有很好的发展。由于是在村社内部运行,信息十分通畅,因此资金出现问题的风险很小。
内置金融,创新正当时
内置金融合作社是以村庄为边界线,在内部以金融互助合作为手段重新组织起已经涣散的村民,使之成为一个能造血输血的有力量的农民组织。其实,“内置金融”能够有效运作的关键,在于它能够克服 “外置金融”的弱点,在熟人面对熟人的较小圈子里运行,非常贴近农民生产生活的实际。
当然,内置金融与别的金融方式一样,也会存在一定的风险,也需要在资金使用的规范性和风险可控性上进行管理。这样,才能在更好服务于农业和农民生活的过程中,稳妥发展,健康有序。
图 / 薛振冰、傅英斌、洪金聪
文章内容部分来源于微信订阅号【央视财经】
暂无评价

发布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