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页面
微信公众号
中国乡建院 | 郝堂的明天
17252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7252,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side_area_uncovered_from_content,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郝堂的明天

作者:李昌平
现在虽然是建设和发展郝堂的好机遇,但李昌平却说渴望郝堂的建设步伐停一停,想清楚,郝堂第三阶段的实验应该做些什么呢?

丁沁 摄

2009年9月时任平桥区科技局局长的禹明善带我走进郝堂村,郝堂村和千千万万的村庄一样,也是一幅凋敝的景象:到处是垃圾和污水,满山是无人采摘的板栗和荒废的茶园,还有留守的老人、小孩、狗和惆怅茫然的村干部。但当我看见古树、古井和古禅院的残垣时,我就恍惚觉得我在前世曾经来过这里。曹支书的佛性和胡主任对留守老人们的悲悯,很快让我决定留下来开始“三农”实践的新阶段。或许不仅我一人与郝堂前世有缘,我主观的确信禹明善局长、王继军区长、吴本玉副区长、孙君,还有五里店的郭书记、苏书记等人前世都与郝堂昭庆禅院有缘。因此,从 2009年9月开始,很多人很快在王继军的召集下,开始了续写前世与郝堂的未了之缘。
郝堂实验经历过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09-2011年,以“夕阳红养老资金互助合作社社”——内置金融为核心的、以“四权统一”(产权、财权、事权、治权)和“三位一体”(经济发展、社区建设、社区治理)为主要特征的村社共同体重建实验;第二阶段是2011-2013年,以“郝堂茶人家”建设为契机的、以探索适应逆城市化趋势实现农村农业服务业化的“三生(生产、生活、生态)”共赢为目标的新农村实验,,郝堂村取得了巨大的改变。
郝堂村的改变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面貌变了。房子变漂亮了,道路变宽敞了,杂草变鲜花了,垃圾变资源了,小河变清澈了,……,村庄变美了,年轻人回来创业了,老人的脸上有笑容了。二是气质变了。青山绿水蓝天、小桥流水人家……有鸡鸣狗叫有田园牧歌有朗朗书声,有业有教有医有孝道有祖宗,有钱有茶有酒有情有义有爱有朋友有信用,有历史有文化有歌舞有艺术有自信……绿色有机生态、慢节奏低增长高福祉、民主自治、健康幸福生活。三是结构和功能变了。以内置金融为核心的村社共同体逐渐形成,共同体内新双层经营体制和新集体经济实现形式初步确立,以休闲旅游服务业为牵引的农村农业服务业化的经济发展模式已具雏形,共同体集体资产和集体经济初具规模,小农“市场贱民、社会流民、政治贫民”化的趋势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
郝堂变了。确确实实的变了!郝堂变得更像农村了,变得不知道是新农村还是旧农村了。变成了很多人内心深处隐藏的那个已经远去的农村,或许只是个替代品。因此,来郝堂参观、学习、培训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所有来郝堂的人都会因为郝堂的另类而产生心颤的感觉,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参不透的一种感动。大家也都会关切的问:“郝堂明天向哪里去”?
2010年,我和王继军、禹明善、孙君吹牛时说:“前30年看小岗,后30年看郝堂”。30年河东,30年河西。中国农村确确实实到了一个转折的历史关头。显然,郝堂已有的改变还不能支撑我们的期待——“后30年看郝堂”。
郝堂第三阶段的实验应该做些什么呢?
远近慕名而来的游客,刺激郝堂的农家乐雨后春笋般的发展起来了。改建或新建更多的房子或许是村民们及部分基层干部最想干的事情了。随着郝堂知名度越来越高,政府和社会给的美誉也会越来越多,到郝堂去的官也会越来越大,“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之感也可能会促使市区领导集中更多资源加快和扩大郝堂建设。这当然是建设和发展郝堂的好机遇。而我却渴望郝堂的建设步伐停一停。我的理由是:
第一,郝堂村已经不是2009年时期的郝堂村了,郝堂村民共同体集体所有的资产和集体经济已经数千万了,其事权和治权已经今非昔比了,传统的村两委体制已经难以适应共同体“经济发展、社区建设、社区治理”的需要了,郝堂村社共同体的雏形已经自发形成,村社共同体的组织结构和运行体制机制需要时间和精力尽快构建和完善。
第二,郝堂村内置金融为核心的土地金融制度使得农户承包地(林)等抵押贷款变为现实,但在此基础上的承包地(林)流转、承包地(林)和房屋信托、农业保险、共同体成员权有偿退出等功能拓展和充分实现对郝堂农村农业建设发展的基础性作用更为重要,这迫切需要时间和精力推进。
第三,内置金融的基础性支撑作用,促使农户承包地(林)和房屋抵押贷款、信托经营等充分实现,农户和村民共同体自主发展能力得以有效提升,家庭经济和社共同体集体经济已初具规模,进一步探索和完善新双层经营体制和新集体经济有效实现形式对中国未来30年农村农业现代化具有重大理论意义和制度意义。这比再投入资源新建或改造旧房的意义重大得多!
第四,郝堂村农家乐为主要形式的乡村旅游已经形成气候,但村民从农业生产者转变为旅游服务业需要时间学习,如果不及时提升服务能力,有可能一哄而起而一哄而散。另外,本地一日游消费有可能逐渐消退,或许外来旅游者学习者会逐渐增多,未来的郝堂是以农家乐为主还是以客栈为主,这应该由市场来决定。短期内都按照农家乐的消费需求新建房屋或改造房屋,有可能好心办坏事。所以,郝堂的新建房屋和旧房改造应该等待市场信号明确后做出决策。

丁沁 摄

第五,郝堂村未来的主打产业是什么?是茶及茶文化产业吗?是以本地消费者为主的农家乐吗?是以外地消费者为主的客栈休闲度假旅游吗?在我看来,未来中国最大的难题有两个,一个是老人问题,一个是农民问题。或许国家会扶持建设一大批生态养生养老村——既有利解决农民问题,有有利解决老人问题。根据郝堂的区位优势、生态优势、物产优势和国家未来的养老政策导向,或许郝堂村比较适合建设成“生态养生养老村”——以生态养生养老为主、兼顾客栈休闲度假旅游和农家乐的农村农业服务业化的村庄。所以,在主导产业还不明确的情况下,郝堂村不宜盲目大搞建设。
第六 郝堂村是一个山区村,人口2200多,有20平方公里,虽然地广人稀,但生态还是脆弱的,进一步发展和建设,需要产业规划、土地利用规划和生态规划先行。在规划还没有出来之前,应该停一停建设的步伐。
暂无评价

发布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