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页面
微信公众号
中国乡建院 | 郝堂村|夕阳红养老资金合作社
16618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6618,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side_area_uncovered_from_content,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郝堂村|夕阳红养老资金合作社

项目亮点
郝堂夕阳红养老资金互助合作社(以下简称“夕阳红”)是从2009年开始的,发生地位于信阳平桥区五里店郝堂村。通过该项目,该村获得的直接好处有两个:
村民通过资金互助,解决了发展融资难题,农户和集体都增强了发展能力。
互助社的利息收益,部分分红发给入社的老人,提高了农村老人养老的收入与幸福感。
一组基础数据:是2009年9月启动,每位老人入社资金是2000元,从2009到2012年的年底每个老人社员分红依次为320元,570元,720元,800元。项目更深层的益处在于:通过内置金融而非外置金融的方式展开,保证了农村农业发展的收益归于农民,也与我们的土地集体所有制形成配套。了解发起和运营经验,请见如下案例详述。
案例:郝堂夕阳红养老资金互助社
一、目标
用内置金融的方式激活农村土地产权,增强村民和村社共同体自主性,农民自主建设生产、生活、生态“三生共赢”的共富新农村成为现实。
二、挑战
农民有致富和发展的愿望,却没钱。虽然国家政策要求银行为农民提供贷款,但执行中很难落实;农民有巨量的土地、森林、水面、房屋等资产,如果能够实现抵押贷款,农民的发展能力就会有根本性的提升,但正规金融机构都不愿意为农民提供抵押贷款。
三、解决方案
在李昌平的建议下,郝堂发起“夕阳红养老资金互助合作社”(以下简称“夕阳红”)。它的模式是:由村民、村集体、政府和爱心人士等共同出资,形成基础资金池,然后为本村村民提供抵押贷款。贷款的利息收益作为养老金发给入社的老人社员,其他出资者不参与分红,但享有资金监管权力。
四、执行过程
1. 种子资金筹集
通过政府和外来协作者的协作,发动有积极意愿的村民参与,募集首批资金。2009年9月,首批资金到位总计34万。其中,平桥区政府通过科技局拨付10万,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李昌平领导的课题组)出资5万,郝堂村村委会集体出资2万,还有村民主动拿出的14万元敬老资金。加上首批入股的15位老人,股金每人2000元,合计3万。共计34万元首批资金到位。
2.建立管理制度和团队
9月下旬,召开发起人大会,确定“夕阳红”为养老资金互助社名称,确立资金互助促发展、利息收入敬老人”,选举“夕阳红”养老资金互助社理事会和监事会,讨论建立合作社章程。章程在贷款审批、风险控制、收益分配、养老功能方面都做了相关安排。比如,当时规定利息收入的40%养老,30%做为公积金,15%做为管理费,15%做为风险金。比如,通设计两权(决定贷款权和否决贷款权)分离制度,降低风险。
3. 开始运营
在当年10年30日,夕阳红第一笔贷款发放。次年1月24日,进行首次老人分红,每位老人当年领取到320元。
五、效果
1. 郝堂村老人通过加入互助社,每年获取的分红逐年增加,如下图,2009年320元,2012年达到800元。
2. 郝堂经济发展融资难问题解决。
从2009年到2012年12月,资金互助规模360万,总计贷款周转额度超过1000万,并因此获得了更多的政府扶持和投入。
3. 郝堂村社区与村民的变化。
从2009年到2012年12月,资金互助规模360万,总计贷款周转额度超过1000万,并因此获得了更多的政府扶持和投入。
4. 深层意义上,郝堂村将可能“以养老资金互助社为支点,重建村社共同体,探索新双层经营体制及新集体经济实现形式,巩固和完善村民自治制度”,实现乡村经济、文化、社区服务和治理的可持续发展。特别是在这样一个过程里,孝道回来了,村委会有了力量,能够回应农民的需求了,能够为村民服务了,整个村的一种正向力量因此启动。
六、经验与问题
1. 一个有效的发起人和协调者很重要。
比如,在郝堂项目中村庄胡静起到了重要作用,在募集14万敬老资金时,她凭借自己的号召力,给村上在外面做生意的老板打了几个电话,讲了做这件事的好处。10多天,14万种子资金到位——7人每人出资2万元(含胡静),3年不分红也不要利息。
2. 政府的支持。
郝堂项目获得了所属平桥区政府,特别是时任科技局局长禹明善的支持。所以,在启动时,平桥区政府通过科技局拨付10万。
3.坚持村民自主,外部协作。
该项目的管理章程是由首批发起者包括村民自己讨论出来的,包括一些在外地经商、打工的出资人也全部专程返回,一起讨论章程,“吵架吵了几十个小时吵出来一个章程”,李昌平回忆说。其实,在讨论之前,村民希望提出该想法的李昌平直接给出一个章程,因为此前他在自己的家乡已经做过这样的尝试,并且运作的效果一直不错。但李昌平拒绝了村民的请求,他的想法是:必须由社区成员自己讨论,社区发展协作者可以对讨论结果提出疑问,引导和激发村民的讨论,决不能代替。这样一来,建立规则的时间可能很长,但这个讨论的过程就是协商、统一认识、达成签约、共同建筑合作社的过程,也是发现合作社管理者的过程。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大家才会对互助合作社产生拥有感、成就感、责任感。对这样一个过程,在之后的总结中,我们将其称为“参与式章程制定”。
上述这些还只是改善农村状态的初期成果。它是农村金融创新最核心的部分。不仅把小农的土地变成金融资产,使农民较容易获得贷款,同时提高了老人的社会地位,还对农民的生产联营和消费合作、土地向合作社流转奠定了基础,巩固了村社共同体。有关这一部分是一个更复杂的话题,推荐参考资料:
暂无评价

发布一条评论